擅长干苦活儿的阿里,把物流基础设施铺向了全球
2020年06月30日 11:07

阿里巴巴有一种独特的基因,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不一样。它能把高大上的互联网战略思维,与复杂商业的现实,以及接地气的执行力融合在一起。

 

“未来挪威早上捕的鱼,晚上就能运到杭州。”2018年,在菜鸟举办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马云曾如此畅想未来的全球化。

 

按照马云的设想,全球化出现了新形势,中小企业崛起,在国际贸易上大有超越传统跨国大企业之势。为了帮助这些没有出海经验的中小企业做国际生意,需要建设一个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

 

但中小企业还有很多问题待解。交易不通,就让全球速卖通去铺路。金融不通,支付宝就出发了。物流不通,菜鸟的国际化开始快速布局。

 

马云畅想全球化的两年后,2020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消息传来:菜鸟的跨境包裹运输量,已经超过美国联邦快递和德国DHL,逼近了全球最大的快递公司UPS。这是自有现代物流业以来,第一次有中国企业在国际物流舞台上打破欧美三大快递独大的局面。

 

UPS成立于1907年,DHL成立于1969年,联邦快递成立于1972年,菜鸟用7年,追上了国际巨头几十年上百年的体量,这是怎么做到的?

 

数字化、智能化、平台合作……这是菜鸟这样的中国企业采用后发优势,在互联网时代弯道超车的机会。

 

阿里巴巴有一种独特的基因,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不一样。它能把高大上的互联网战略思维,与复杂商业的现实,以及接地气的执行力融合在一起。在电商、支付、云计算之后,物流是阿里干的有一件“苦活”。

 

现在走在俄罗斯大街上,七成以上的年轻人都知道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这相当于阿里面向海外用户推出的淘宝。

 

俄罗斯买家从速卖通下单,购买中国产的手机。订单从广东发货,经过国内物流揽收,运到机场,搭乘航班抵达莫斯科,办理清关,再由俄罗斯邮政接力配送。沿着这条路,中国商品可以被送到终年冰封的西伯利亚。

 

中俄是全球最繁忙的双边贸易路线之一。但在2013年以前,俄罗斯居民从中国网购一件冬衣,必须在夏天就付钱下单。因为物流要经过两三个月,甚至收到冬衣时天气已经转暖。

 

20133月,全球速卖通在俄罗斯举行了一次大促,一天之内产生了17万个包裹,但俄罗斯邮政每天却只能处理3万个包裹。一个月后,这批500吨重的包裹抵达俄罗斯海关时,让俄罗斯的海关与邮政系统直接瘫痪掉了。

 

阿里巴巴与俄罗斯开始改造中俄物流。菜鸟的技术团队“出征”莫斯科。一批航线很快开通,杭州、长沙、香港每周都有固定的货运航班飞往莫斯科。物流最快只需要5天就能到达,平均时效约10天。

 

还有比空运更快的物流——在俄罗斯建海外仓。菜鸟在莫斯科南部郊区投资建设了一个仓库。中国商品还没卖的时候,就被运到了莫斯科。有了订单,商品就从当地仓库发出,可以做到当日达和次日达。如果下单的消费者恰好在莫斯科城南,那他最快将能够1小时收到这个跨境包裹。

 

据媒体报道,阿里和菜鸟在俄罗斯的布局还在不断深入。接下来有意在俄罗斯其他城市建仓租仓,还计划开通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这四个国家的跨境物流配送。

 

菜鸟这番操作,让中俄跨境物流快进了30年。

 

在阿里履带式战略的数字基础设施中,移动支付和云计算相对好理解,但提到菜鸟,很多人都会问:快递都是快递公司在送,菜鸟干了啥?

 

俄罗斯居民能感受到物流变快,感受不到的是菜鸟对中俄物流体系的再造:

 

1 打通数据。这样俄邮就能提前知道,有多少包裹从中国发过来,从而做好运力准备。

 

2 做一套包裹轨迹跟踪系统,从而让买家可以实时查询包裹信息,减少纠纷。

 

3 推行无纸化清关技术和电子关务平台,让原本需要几天时间的清关,变为“秒级清关”。

 

4 在中国建立快递分拨中心,执行预分拨、辐射相关的俄罗斯地区。这样,包裹不用挤到俄罗斯邮政,统一等待分拨,这至少节省了3天时间。

 

5 在国内集货并开通多个城市至莫斯科的固定包机航线,让包裹像坐公交车一样坐飞机。

 

6 在俄罗斯投资建设海外仓,将刚需高频的货品提前下沉到海外仓,在俄境内直接发货。

 

以管窥豹,菜鸟的面目逐渐被看清:以数据打通的物流大脑为横轴,以揽收、分拨、航线、关务、海外仓等物流能力为纵轴,编织一张跨境物流网络。

 

除了物流更快,中小企业更关心的是价格。

 

在浙江义乌,手机壳卖家陈鹏对价格相当敏感。他的手机壳在俄罗斯卖10块钱,制造和物流成本要花掉5元。平均一个赚5元。但是国际邮路一直在涨价,运费一度涨到10元,把陈鹏的利润空间压缩到了0,甚至卖的越多,亏的越多。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菜鸟派出物流专家,从香港开始,沿着海路到海参崴,再横穿俄罗斯内陆到莫斯科,找到了一条海运+陆运的海铁联运专线。把手机壳的手机成本重新降到了5元。陈鹏的生意活了下来。

 

马云想建立一个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这听起来更像一个理想,而不是一个公司的战略。但话说回来,他在1999年提出网络购物会成为未来的主流购物方式,听起来也像个理想。再后来,这个理想获得了更多人的认可,eWTP被写进了二十国领导人杭州峰会(G20会议)公报。

 

顺着这个方向,菜鸟分别落子中国杭州、中国香港、马来西亚吉隆坡、阿联酋迪拜、俄罗斯莫斯科、比利时列日、泰国曼谷,布局数字物流枢纽(eHub)。

 

从这个意义上说,菜鸟是中国第一家真正在海外系统布局物流的平台。国内其他物流公司,在海外有点状布局,但并没有成为基础设施级的存在。

 

今年的全球疫情当中,这张覆盖全球的基础设施网络,立即民用转军用,在国际航线大面积断航、国境封闭的情况下,成为国际救援的大动脉。

 

马云在接受央视白岩松采访时介绍,为了向全球运输上亿件救援物资,菜鸟动用了海外200多个仓,300多条航线。

 

马云说,“阿里巴巴所有业务,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为了钱而去做,是为了把某个领域的经济给盘活了,这一点比钱更重要。”这是典型的阿里巴巴战略思维:建好基础设施,让别人好,自己才能好。

 

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张勇说,阿里巴巴是一套商业操作系统。言下之意,阿里巴巴是一个操作系统,不能单纯的当成一个独立APP来看。

 

7年前,菜鸟成立时,全国平均每天的快递量只有1558万件。马云在包裹量只有1500万的时候,决定建一张承载日均10亿包裹的物流网络。

 

站在当时的时间点来看,通达系和顺丰已经做得这么成熟了,为什么还要搞个菜鸟出来?很多人看不懂。

 

7年后的今天,全国日均快递量接近2.6亿件。所有人突然看懂了阿里和菜鸟掌握的战略先机:以中国物流的增长速度,不是增加一个快递公司就能解决问题的。张勇打过一个比方形容:菜鸟重要的是搭一个好舞台,让所有合作伙伴在上面唱好戏。

 

11是世界物流的顶峰,也是窥看世界物流格局,观察企业领先布局的最佳窗口。2013年的双11,产生了1.52亿个包裹,消费者签收1亿个包裹用了9天。而到了2019年,双11产生了12.92亿个包裹,消费者签收1亿个包裹却只用了2.4天。

 

“单量越大,速度越快”的神奇曲线,在任何行业都极其罕见。

 

在最新的2020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菜鸟总裁万霖又提出了新的目标:从消费供应链向产业供应链延伸。这是又一步大棋,影响的不仅是物流和商业,而是让源头制造业更加高效。万霖的目标里,未来三年要为产业带企业创造100亿新订单,帮助打造百个产值过亿的产业带集群,帮助1000家工厂产值过亿。

 

目前,中国的实物商品网络零售额,仅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20%。从这个角度来看,阿里在未来零售业的想象力,才刚刚打开。阿里的电商、支付、云计算、物流等履带式基础设施也肯定会继续此起彼伏的布局下去。

 

来源: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