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公里”难倒快递小哥,四川省政协联合三级政协委员展开专题调研
2019年04月12日 03:45

45日下午,中通快递员邱忠文来到成都文庙西街1号院。跟往常一样,他没能得到门卫的进门许可,只好把随身携带的10余个快递件放在门卫室外的长凳子上。“这些是不能马上取件的,但放在这里无人保管。”邱忠文无奈地说。

 

“网购收快递”,已经成为国人生活“新开门七件事”之首。据成都市邮政管理局统计,2018年成都市快递收件量10.46亿件,比2017年多2.2亿件。

 

 

(成都职业技术学院高新小区。所有快递每天大概1000票左右的派件,校方不允许快递进入,无法进入校园派送,只能在校门口摆摊)

 

然而,消费者在愉快地接收快递的同时,许多像邱忠文这样的快递小哥,却经常面临“不得其门而入”的尴尬经历。

 

快递小哥群里的“吐槽”

 

近日,四川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联合成都市政协,组织全国、省、市三级政协委员共同对成都的快递末端服务状况展开专题调研。

 

调研中,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浮出水面——严格意义上讲,快递是通过“非法”路径到达收件人的,群众日益增长的方便、快捷、安全的快递服务需求目前难以得到保证。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

 

【难点】快递受困“最后一公里”

 

几顶简易遮阳棚挨挨挤挤,分别代表不同的快递公司。棚下,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就放在各式各样的开放式货架上,不时有学生前来取快递。

 

“不方便。遇到刮风下雨,快递就会被淋湿。”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教学主楼北苑楼下,中通快递员巫军告诉调研组。

 

 

(四川大学北苑一角,快递公司用简易棚为学生们的快递遮风挡雨)

 

设在该处的菜鸟驿站负责人马金波说,这个快递集中寄送点是自发生长起来的,学校并未提供收寄快递的专门场地。“没有固定场所和专业设施,就不能办理许可证照,所以这里提供的寄件服务严格讲是非法运营。”

 

 

“住宅小区、大学校区、楼宇商区以及机关办公区等是快递量大、最集中的应用场景,也是快递‘最后一公里’末端服务进入难、投递难、服务难‘三难’凸显区域。”成都市政协委员、成都市邮政管理局局长陈敬说。

 

在天府大道北段附近的楚峰国际中心门口,调研组看到:大楼绿化带旁的露天空地上,各色快递三轮车一字排开,车辆之间的地面穿插着几堆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如同菜市摆摊。”一位政协委员评价。

 

“各家公司每天总共要在这里派送快递近300件,但写字楼的寄放柜只设计了60个格子。”现场的快递小哥表示“很无奈,迫不得已”,他们说,楚峰国际的物管方不准快递员进入办公区域,以前大家只能违规“占领”人行道,后来才被允许在绿化带旁的空地上临时摆放。

 

不只写字楼,在很多机关、事业单位办公区,快递员也有类似遭遇。有机关干部向调研组反映,所在单位不准快递员进入办公区,物业和门卫也不提供代取代收服务,“搞得每次收发快递都偷偷摸摸的”。

 

梳理近几年成都市快递末端服务情况可以发现,因“进门”被拒,快递常常处于“危险”和“抱怨”之中:众多老旧院落基本由小区门卫代收快递件,快递件破损、遗失导致的服务纠纷相对较多;在一些高校,因快递企业派送延误,引起大量客户投诉;处于交通要道的写字楼,时有连车带货丢失发生,快递小哥损失惨重……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

 

而快递小哥们为了“进门”,不得不接受花样繁多的要求:有的地方进门超过10分钟要交费10元,有的地方每过一道关卡交一次“进门费”,有的要每月缴纳几十上百元电梯使用费,有的则被迫出高价办理门禁卡。

 

【分歧】

 

该不该开放“最后一公里”?

 

调研发现,快递员及快递车辆在上述地方被拒的理由,主要是“不安全”和“影响秩序”。

 

 

(写字楼新中心 所有快递每天近1000票需要派送,无快递柜驿站等设施,派送困难)

 

调研中,被问及的机关工作人员表示不解:“除了私人物品,现在越来越多的公文往来、公务活动都是通过快递来完成,快递进机关也是正常工作不可缺少的需要。”

 

对此,省政协常委、四川师范大学图书与档案信息中心主任曹成建直言不讳:“为什么人们说起物流业就感觉很高大上,而提到快递业好像就低人一等呢?快递末端服务是整个物流产业链条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啊!”

 

省邮政管理局局长徐文葛介绍,由于成都市的限货入城和车辆限号政策,快递件抵达位于双流县的分拨中心后,其入城之路也是充满曲折:集中配送车辆只能在规定时间内进城;为满足“快”的需要,目前普遍用于投递的两轮电动自行车时常不得已超宽超高装载,但快递小哥可能面临交警罚款;快递车辆抵达投送点后,找不到便利的停靠点位,可能遭遇车、货被盗……

 

能不能放宽快递车辆通行限制,允许装载容量更大的小型、密闭、厢式专门电动三轮车替代两轮电动自行车?对调研组成员的这个提议,公安部门有不同意见。

 

 

(高新区管委会。中通快递员黎洪每天有100多票快件需要派送,以前允许快递进入,但后来据说担心机关工作人员因为频繁网购影响工作,便不再允许快递进入,只能在外摆摊通知客户取件)

 

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和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负责人都表示,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的国家技术标准目前尚未出台,其属于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性质不明确,管理缺乏必要依据。

 

成都公安交管局还提出,电动三轮车相比电动自行车将占据更多道路空间,若全面放开电动三轮车用于投递快件,势必加剧城市中心城区的交通拥堵。该局倾向于待国家明确相关标准和问题后,引导快递、外卖行业更换使用新能源电动货车和合标电动自行车。

 

对此,陈敬等委员认为,未来,快递投递服务必定是小型客车或小型厢式货车、电动三轮、电动两轮等多种交通工具共存,仅靠电动货车和电动自行车不能满足城市交通和快递用户的多样化需求。

 

而面对调研组的提问,成都市城管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对占道停靠和摆放的快递车辆,一般采取“审慎包容”的态度处理。

 

【建议】

 

兼顾民生与管理需求,出台过渡期政策,让快递更快

 

据了解,从中央到地方早已出台有促进快递业发展的相关政策文件,仅2018年就有如下文件提及快递末端服务:

 

国务院颁布、5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快递运输保障机制,依法保障快递服务车辆通行和临时停靠的权益”;“企业事业单位、住宅小区管理单位应当为开展快递服务提供必要的便利”。

 

公安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和优化城市配送车辆通行管理的通知》明确,“邮政寄递等涉及民生的配送车辆,给予优先通行便利。”

 

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四川省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提出,“将智能快件箱建设纳入当地便民服务、民生工程项目”“保障配送车辆便利通行”“适当放宽对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等车辆的通行限制”。

 

“小快递、大民生。如何为民生服好务,彰显一座城市的政府管理水平。”曹成建认为,目前,成都市正在大力建设国际化营商环境,如果能集中精力突破快递“最后一公里”难题,必将使整个城市管理水平得到极大提升。

 

“规范管理不是方便管理者的管理,而应该是方便消费者的管理,绝不能丢掉'便民'二字。”调研组认为,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都已允许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在城区上路。成都的快递市场各项指标占全省比重近80%,应当成为全省解决快递服务“最后一公里”难题的表率。

 

调研组提出两方面建议:

 

一是把目前强制规定的建筑公共配套设施“信报箱”升级为“智能快递柜”或“信包箱”,同时修订相关规定,明确快递寄放设施作为小区、楼宇等配套公共设施的建设标准,在建成后同步交付使用;

 

二是以成都市为试点,对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实行统一车辆标识、统一编码管理、统一人员要求等规范管理,允许其上路通行,把中央和省里促进快递业发展的好政策真正落实到位。

 

“没有人能制定出一个永不过时的政策。”住川全国政协委员、尤尼泰(四川)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总裁蓝逢辉呼吁,不要等待,尽快制定出台相关过渡期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再逐步完善,“不应该让‘公民一直在违法、有关部门又不主动执法’的现象长期存在”。

 

四川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