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邦快递“自救”
2019年10月08日 09:22

德邦从2019年开年以来,似乎进入了水逆的漩涡。

 

20198月,德邦因“其将客户称之为价值15万元包裹当垃圾销毁只赔付300元”的消息在微博上引发关注,德邦便由此被推上了社会舆论的浪尖。之后,CCTV-13新闻频道的《新闻1+1》也提到了快递的托付,如何不被辜负。

 

事后,德邦快递官方微博发布了声明,表示德邦快递认定系快递员工作失误造成事件发生,承诺将合情合理合法理赔,并就此事面向公众进行了详细通报。

 

声明最后,德邦官方表示将总结反思,承认自身管理及业务流程存在瑕疵,将认真梳理业务流程,在全国展开为期一周的业务培训,有信心在短时间内杜绝类似事件。

 

快递专家赵小敏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企业而言,如果一个企业与消费者之间产生了这么重大的矛盾,会直接影响到企业最近一两个月的业绩。虽然德邦此次事件一点也不复杂,但处理过程中,暴露了德邦的理赔制度、反馈渠道、决策机制等所有链条的缺陷,造成如今的舆论危机。对于企业而言,品牌损伤是最大的损失。

 

而对于德邦而言这样的损伤已不止一次,理财产品暴雷、业绩下滑等都给德邦“抹了黑。”

 

专注于托付大包裹快递的德邦,未来还值得托付吗?

 

高走的德邦,包裹托付背后承载的业绩

 

对于德邦而言,2019年仿佛是“水逆之年”,除了一系列负面事件发生外,市值也跟着不断下滑。亿欧物流925日查询雪球显示,德邦最新市值为132.29亿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115日,德邦股份市值约148亿。

 

如今,2019年已过半,德邦市值蒸发了近16亿元。可想而知,德邦近几个月以来不断的“负面消息”影响到了自身的业务发展及资本状况。

 

 

德邦2018116日成功登陆上交所。德邦是第一家上市的快运企业,在当时从事高端快运业务且能覆盖全国范围的企业相对较少,而德邦专注于国内公路快运,拓展快递业务。同时,德邦的直营网络、自有车辆与外请车辆相结合的经营策略也使得其在公路零担物流行业中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并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上市之后,德邦不断做出调整措施聚焦在大件快递领域。20187月,德邦物流正式宣布更名为德邦快递,将以全新服务开启大件快递新篇章,同时,德邦更名后也推出了大件快递产品——大件快递3-60kg20193月,德邦启用全新升级的品牌视觉形象,凸显上至60kg100%免费上楼的大件快递服务。可见,德邦在大件快递领域的“良苦用心”。

 

 

细看德邦近几年以来的业绩情况。从2015年至2018年,德邦无论是在营收方面还是净利润方面的金额都在稳步上升。然而细看数据增长率,营收增速从2016年开始缓慢下滑,净利润增速从2017年开始下滑。

 

可见,德邦的上市并没有为其营收及净利润带来更多的优势。更为“滑稽”的是,德邦在2019年一季度财报中,一季度盈收竟大幅下滑。德邦20195月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54.7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4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9.1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5亿元,同比下降230.82%

 

与此同时,德邦快递还存在负债率高、现金流恶化等问题。此次,净利润下滑直接导致430日德邦股价出现跌停现象,当时股价为16.38/股。盈利不增反减,是导致股价下跌的直接原因。

 

829日晚间公布的德邦半年报也显示,2019上半年,德邦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1.05亿元,同比下降65.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03万元,同比下降99.4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23亿元,同比下降75.39%。半年度的业绩指标几乎都是同比下降的。

 

 

再看德邦具体业务营收情况,德邦的营收主要来源于3方面,快递、快运及其他。上图可直观反映,德邦2017年至2018年快运营收减少,2018年快运营收相比去年同期下降13.8%,快递营收大幅增长,2018年快递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长64.5%

 

829日公布的德邦2019半年报显示,快递业务营业收入为66.77亿元,同比增长49.86%;快运业务营业收入为49.92亿元,同比下降9.70%;其他业务营业收入为2.23亿元,同比增长5.86%

 

快递营收大幅增加,快运业务逐渐下滑,这与德邦在2018年年报中曾提到的“德邦将保持快运业的领导地位”背道而驰,以目前下滑走势,该怎么保持?本提倡聚焦大件快递的德邦,并将其作为差异化核心竞争力的德邦却在“大件”上貌似栽了大跟头。

 

不过,针对业绩下滑、股价下跌、公司未来继续发展快递业务等问题,926日,德邦在2019年上海辖区上市公司投资者集体接待日活动中做出回应。

 

德邦股份董事会秘书缪衍回应称:“资本市场股价受多重因素影响。公司目前全面发力大件快递业务,处于投入期。短期来看,公司整体毛利率随着快递收入占比提升有所下滑。但是长期来看,随着快递业务规模效益的逐步显现,毛利率有望逐步修复。

 

 

德邦每年都在加大自身科技研发投入,德邦2019半年度财报显示,从2016年至2019上半年,研发投入均为2.94亿元、3.52亿元、4.17亿元、2.36亿元。

 

在数字化管理方面,德邦具有智慧场站、数字孪生、货在哪、的卢系统等智能管理系统;在运派送方面,德邦具有智慧收派、智能语音、大小件融合分拣、第二代PDA、德邦小D PLUS等智能设备。

 

但这些科技投入消费者似乎并不买账,由上图可明显看出,德邦在20194月至7月中,申诉率远高于其他几家上市快递企业及快运市场的速尔、优速等玩家,申诉率一度居高不下。

 

强敌环绕的窘境

 

众所周知,电商业务的迅速发展推动着快递行业的崛起,电商化程度的不断加深促使线上还未形成较大规模的大件商品也快速进入到电商时代,其配送需求在收寄两端日益加强。

 

正所谓,大件电商化、零担快递化、业务综合化都在推动着大件快递的快速发展。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大件快递白皮书》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大件配送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800亿元。

 

 

现如今,德邦不仅陷入自身业务的水深火热之中,还面临着外界的夹击。中国物流协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接受亿欧物流采访时表示,快运是德邦的守地,快递是德邦的攻地。快运对德邦来说仍是营收基石,但公司目前面临快运市场存量空间被蚕食,快递市场增量空间面临消耗战。

 

德邦左脚所踩的快运市场,还是碎片化资源构筑的沙滩,脚跟并不容易站稳,不仅有顺丰、中通、韵达等快递巨头跨界蚕食,还有壹米滴答、德坤物流等新锐企业在团结区域小霸王和专线资源来争食,这引发的此消彼长,势必影响德邦在快运市场的增量。右脚踩入大件快递市场并非无人区,像顺丰、百世等头部企业均较早发力大件快递,但因为利润率等问题,步伐谨慎。

 

快递企业布局快运业务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顺丰,顺丰20196月斥资500万元成立了深圳顺丰快运公司,此前20183月收购了广东新邦物流有限公司业务,并建立“顺心捷达”快运业务独立品牌。

 

如今顺丰财报也表明了顺丰快运业务定位高时效、高质量及高服务体验的中高端市场,顺心定位中端快运市场,两者相互结合发展快运市场。2019年上半年顺丰快运业务实现营收50.72亿元,同比增长46.99%。仅顺丰众多新业务中的一项快运业务营收便超过了德邦快运营收。

 

中通快运20198月发出消息称,正式上线电商件。意味着,消费者可通过网购平台购物,商家接单后下订单选择中通快运承接该物品,完成运输。中通快运电商件根据公斤段划分为5-50KG50-200KG200KG以上三个类别。

 

韵达2017年营业收入99.86亿元,快运服务收入为2270.28万元;2018年韵达营收138.56亿元,快递服务收入120.21亿元,快运服务收入5.38亿元。现如今,20195月韵达剥离了运乾物流来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不过依然享有运乾物流的发展收益。

 

百世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营收68.75亿元,货运服务营收9.88亿元,同比增长29.5%2018年二季度总营收88亿元,快运营收13亿元。其他公司均未透露快运业务相关数据。

 

杨达卿表示,国内快递市场整体进入中速增长阶段,低价消耗战仍在持续,通达系的规模化扩张背后即充满着低价消耗战的硝烟。

 

显而易见,低价消耗战必须依托大规模业务增量来对冲损失。

 

德邦在快递市场还未建立主渠道优势,相对来说竞争压力大。在没有全面实现高时效、高品质的时期,很难从大件市场领先受益。

 

在群雄竞逐的市场,如果一个企业只是领先一步,很容易被对手重新拖回低价消耗战,领先十步才可能获得优势。要获得领先优势,德邦需要借助资本杠杆,提高服务品质和体验。

 

元气大伤的德邦如何自救?

 

通过以上分析,不难看出德邦前有猛虎,后有追兵,元气大伤。

 

杨达卿认为,这或许是德邦跨界必须忍受的煎熬,安能、远成从快运跨界快递后,因难以维系高成本的消耗战,已经从快递市场退场。

 

德邦的跨界相对成功,但快递市场的资本消耗,也意味着德邦需要稳妥采用资本杠杆借力攻市。德邦在快运市场的高品质服务是其优势,这个高品质服务来自于阶梯型,具竞争活力的直营人才梯队。大环境好时,好歹都能赚到钱,大环境不好时就看如何保持团队竞争力。

 

尤其对于现当下的德邦而言,转型向来不易,不止是需要勇往直前的勇气,还需要依靠自身的人才+团队竞争力挺过转型阵痛期。

 

亿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