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配送开放,美团王兴如何实现物流梦?
2019年05月14日 04:19

物流开放方面,又出现一位玩家。

 

56日,美团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正式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并宣布开放配送平台,据其官方表示:将在技术平台、运力网络、产业链上下游等方面向生态伙伴开放多项能力,帮助商流提升经营效率,推动社会物流成本降低,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简单来说,便是以前上美团才能用美团配送,现在不用上美团也可以用美团配送。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团配送正跳出外卖等原有业务相关,试图延展自己的平台开放能力到更大的领域。

 

一、美团配送,为何开放?

 

(一)蛋糕足够大:市场规模超2000亿

 

美团入局即时配送业务,选择的是一个相对而言不太饱和但很有前景的领域。国家邮政局预计,到2020年,同城快递市场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也表示:即时配送是近几年迅速发展的一种服务业态,从最初以餐饮外卖为发端,如今所服务的场景早已拓展至商超、生鲜、快递末端等多种场景。

 

而目前,即时配送尚属于行业发展初期,不仅有知名的即时配送企业,同样也有很多当地的小型服务企业,有的甚至只服务于一个城区,这也正是美团等巨头入局的原因。

 

(二)混战:机会与竞争同在

 

即时配送从外卖开始,而行业发展至今,外卖平台则早已扩大其承载,向新零售发起布局。作为美团最大的竞争对手,早在被阿里收购前,饿了么董事长张旭豪就曾表示“配送是饿了么的核心价值之一”,要发展基于即时物流的多品类同城配送服务。

 

目前,饿了么已与口碑合并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同时也加入了阿里88会员,在融入阿里体系后,将纳入更多新零售配送品类,与阿里新零售各业务全面协同,实现全场景服务(比如阿里健康的订单目前已交由蜂鸟配送)。

 

 

同时,即时配送领域主打B端的另一个巨头达达也不容小觑,达达原先是帮助美团饿了么配送外卖订单起家的,在美团饿了么自建配送体系后,达达便和京东到家合并,在背靠着京东无界零售的发展,同样也值得期待。

 

此外,鲜花、蛋糕、个人急件等低频B端和C端配送领域则稍显冷清,只有闪送、UU跑腿等玩家坚守。低频、分散的需求特性,使得C端领域没那么容易进入。

 

UU跑腿总裁乔松涛先生曾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中对美团跑腿有过提及:“美团重心在外卖业务上,跑腿业务只是补充,给外卖小哥增加点闲暇收入。”但是,以目前的形势看,他们可能该紧张了。

 

(三)自身:多年的资源积累

 

其实,美团配送并不是一个横空出世的业务,事实上早在2015年起,美团就开始了自建物流配送体系,配合美团外卖,推出“快送”产品。2017年,美团推出“飞速达”、“光速达”等同城产品。2018年还发布“美团闪购”,以满足超市便利、生鲜果蔬、鲜花绿植等品类的即时性配送需求,同年,美团第一代无人配送车“小袋”亮相。

 

在发布会现场,王莆中还透露,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已于420日超过2500万单。与此同时,美团配送也在全国发展了近万家配送站点、前置仓实体网络,服务于全国360多万商家和4亿多用户,覆盖2800余座市县,日活跃配送骑手超过60万人,成为全球领先的分钟级配送网络。

 

因此可以说,美团在即时配送上是有先天优势的,这与它在外卖时期所积累的运力调度,人员管理等经验的复合程度也相对最高。

 

有市场,有机会,有资源,美团配送走向开放也自然可以理解。不过反观美团的另一面,财务问题或也加速了这一布局的步伐。

 

(四)压力:盈利问题的困扰

 

目前,外卖平台格局基本确立,美团取得60%份额独占鳌头,饿了么以约30%市占率位居第二,而根据财报显示,美团外卖的订单量增速从2017年的158.04%迅速下滑为2018年的63.93%。中国的外卖生长已经趋于饱和,行业野蛮生长成为过去式。

 

另外,美团的财报显示,2018年美团总营收为652亿元人民币,其中毛利为151亿元,净亏损110亿元。虽然营收增长迅速,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利润获得。而如今,美团发展的外卖骑手,已经达到了270多万人,光2018年一年的骑手佣金,就已高达305亿元,其中美团补贴给骑手的佣金占据54亿元。

 

从这方面来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团要把这个成熟运行的业务高调重新包装,这是美团继外卖、打车后的一次新拓展,当然也可以认为是一次“求生”之举。

 

二、如何开放:即需即用

 

那么美团配送将如何开放?在56号的产品发布会上,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做出了介绍:

 

在技术平台方面,美团配送依托于美团“超脑”即时配送系统,实现全系统派单,大大提升了配送效率。据美团配送CTO孙致钊介绍,美团“超脑”即时配送系统,在高峰期每小时路径规划高达29亿次,平均0.55毫秒为骑手规划1次路线,平均配送时长目前已经缩短至30分钟以内。

 

在运力网络方面,美团配送针对便利店、传统商超、近场零售、写字楼等不同场景,已经形成了4种运力网络模式,分别为点对点网络的“巡游模式”、星型网络的“星系模式”、前置小仓+配送的“仓配一体模式”、配送+智能末端的“智能末端模式”。不同的运力网络模式,结合“超脑”即时配送系统以及无人配送车等智能装备,可以满足不同的配送场景和不同商家的需求,提升配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

 

 

但是抛开这些理论上的“如何做”,回过头来看看美团在现实中该“怎么干”的问题:

 

1.抢夺B端市场

 

美团副总裁慧文曾做出了一个判断,下一波中国互联网如果想回暖,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是供应链和to B行业的创新。

 

2018年底,美团重新划分了前台业务体系,以前的大零售事业群拆分后,形成新的到家事业群,外卖、配送、闪购、智慧厨房等业务被归纳进来;餐饮B2B独立为快驴事业部,与小象生鲜平级,这是美团上市后面临的首次架构调整,它向外界传递出一个明确的讯号,即B端将会是美团接下来的布局重点。

 

美团配送的社会化开放也是为了更多的服务B端客户,举一个例子,家乐福同时上线了美团和饿了么两家外卖平台,但美团配送社会化开放后,与家乐福库存体系打通,可以不只配送美团上的家乐福订单,也可以配送家乐福官方渠道的订单。

 

而根据美团方面介绍“美团也将邀请产业链上下游更多生态伙伴加入平台,整合各方资源,将平台订单共享给第三方运力,同时拓展多类型商户,共同打造更完整和强大的配送生态。”可见在抢夺B端商户方面,下更大的力气。

 

2.积极吸入第三方运力

 

美团配送原来的订单90%来自于美团外卖,而外卖平台最大的特点则是订单的潮汐性较强,即中午时段运力不足,下午时段运力过剩,在美团配送社会化后,其可吸收第三方的运力以补充午餐时段(目前已与跑腿平台邻趣展开合作)。

 

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在采访中表示:这是开放的价值,我们要认可那些在行业里面做的比我们好,我们通过技术赋能、管理赋能,帮助他们在共赢的环境里面共同成长。

 

3.打造自身供应链体系

 

物流供应链专家黄刚表示:美团配送社会化后,更多的是会跟美团快驴和小象生鲜联合,在C端和B端共同发力,以形成自己的生鲜供应链体系。正所谓物流影响商流,当美团在产地端和终端都有更大的掌控力时,它才有更大的话语权。

 

前文中已经提到,美团将餐饮B2B独立为快驴事业部,与小象生鲜平级,快驴与小象生鲜独立成立事业部,都是美团聚焦“吃”这个核心进行的新的产业延展。

 

To C端,对于小象生鲜来讲,其首席战略官杨斐表示:在最末端的配送上是由我们美团配送来去提供的服务,我们会去承载所有小象通过自有APP还有美团线上渠道获取的订单。

 

To B端,餐饮B2B独立为快驴事业部,其通过聚合商户需求,最大程度缩短供应商到餐饮客户的中间链条,为中小微企业的经营提供持续的改善和效率提升。所以快驴对于B端商户来而言,更多考虑是如何安排车辆多批次的把货品补充到众多商家去,而这个业务则是社会化的美团配送所能补充的。

 

未来可能会出现这样一个场景:一名餐饮店老板从快驴上订货后,由美团配送将货品送达餐厅,餐厅在做成正餐后经过美团外卖出售,最终经过美团配送送达消费者手中。

 

四、结 语:

 

对于美团配送来说,开放之后的目标是怎样的?

 

汉森集团总裁、物流供应链专家黄刚表示:开放的标准在于原有的业务在接下来的业务比重所占比例越低,那么他的开放就是越成功的。举例而言,支付宝在开放后,阿里在支付宝的应用范围当中其实占的比例越小,则证明支付宝成功。

 

回看王兴创业历程,从饭否到团购,从打车到共享单车,如今的美团如同八爪鱼般,现在他又在物流领域做拓展。

 

在美团上市后首轮组织调整中,王兴也曾表示,“美团战略聚焦Food + Platform,以‘吃’为核心,苦练基本功”。此时,“基本功”已有定型,坐拥全球领先的分钟级配送网络,快驴+美团配送+外卖平台,美团的物流梦能实现吗?

 

物流指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