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亚马逊快递员的手机“捆”在树上
2020年09月11日 02:16

98日,《人物》杂志发表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时间刷爆朋友圈。

 

文章提到,随着中国外卖平台的后台算法逐渐精进,外卖骑手却一时间陷入了“快速”“准时”的数据怪圈中。

 

为了稳固平台口碑,实现更好的用户黏性,系统接连不断的“吞掉”时间,2016年,3公里送餐距离的最长时限是1小时,2017年,变成了45分钟,2018年,又缩短了7分钟。

 

于是,这些消失的时间全都交由“最没有议价能力的”外卖骑手来填补,在这样的情况下,骑手们往往只能选择超速、闯红灯,甚至不惜逆行。

 

这样的行为也引发了多起安全事故,“外卖骑手,已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数次登上微博热搜。

 

 

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同年,深圳3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2018年,成都交警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事故196件,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因违法伤亡。2018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美团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但是同样需要指出的是相“外卖骑手被困”的象并不只出现在中国。同日,彭博社爆料指出,在美国芝加哥,不少快递员、网约车司机为了更好地抢单,不惜把自己的手机挂在了树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和文摘菌一起来看看吧。

 

为了更快接单,将手机挂在站点附近的树上,以抢占先机

 

在芝加哥郊区,彭博社记者发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亚马逊快递站和全食超市附近的树上挂满了手机。

 

 

原来这些手机是亚马逊送货小哥们的。

 

亚马逊运营专家称,之所以他们把手机放在这里,是为了利用手机距离基站较近的优势,再加上可以持续监控亚马逊调度网络的软件,以便在有单子发出时快速抢单。

 

这也体现了美国疫情下的外卖竞争有多激烈。

 

一些人向亚马逊抱怨,通过挂手机,这些“不道德”的司机找到了操纵亚马逊配送系统的方法。

 

不仅亚马逊,全食超市快递站外的树上也“吊挂”着非常多智能手机。这些视频显示,司机接近手机,并将手机与自己的设备同步,然后坐在或站在附近等待路线提示。

 

快递司机们如何玩弄亚马逊的派单系统?

 

亚马逊最早推出的Amazon Flex app类似Uber的应用程序,能让司机自己开车替不想出门买东西的人送货,想为一些有空闲的人,提供一种赚外快的方式。

 

类似的措施在美国逐渐扩散开来,另一家杂货配送和取货公司Instacart也使用了类似的应用。

 

但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随着美国失业率的逐渐上升,失业补助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人将这类工作视为主要收入来源,快递司机竞争变压力越来越大;同时,越来越少的人使用UberLyft这类打车软件,这迫使很多司机不得不改行从事快递行业。于是,在全食超市这类零售商店前,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全职抢单“快递员”。

 

与国内的快递小哥不同,亚马逊的配送司机并没有强制的工作速度要求,但是对于快递这份工作来说,全球都一样,速度就是一切。

 

为了更好地做到速度至上,快递员需要利用亚马逊的快递接单应用程序Flex规划好大致路线。和国内城市内的短途递送30分钟送达不同,在美国,多数Flex规划的一次寄送路线会持续两到四个小时,一次递送会安排几个同路的单子,这样的设置让每一次派单都更加重要,错过一单就可能损失惨重。

 

 

要想接单,司机需要在手机上下载这个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会持续监控亚马逊网络变动选择可用的最佳路线。

 

在芝加哥全食超市,司机们的抢单更加激烈。

 

货物快递这类服务需要即时响应,派送一单通常需要1545分钟。据两位熟悉这项技术的人士说,即时报价是由一个自动系统发送的,该系统通过司机的智能手机检测出距离最近的司机。当司机看到一个即时报价时,他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接受送货,否则就系统会把这一单给别人。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在手机发射塔覆盖良好、WiFi热点充足的城市地区,该系统可以探测到手机的位置,误差在20英尺(约合13)以内。这意味着,如果把你的手机挂在全食超市外的树上,系统会将你检测为最佳送货人而优先给你派单,即使你的人当时离这里很远,你还是会先于其他司机收到送货服务的提醒。

 

一位司机曾仔细察过这一过程,他表示,树上的手机就像是主设备,可以向附近的其他司机分派路线。

 

他补充说到,一个身份不明的个人或实体正在充当亚马逊和司机之间的中间人,并向司机收费以确保更多路线的安全,这违反了亚马逊的政策。

 

行业顾问Chetan Sharma表示,司机们可能会把多部手机挂在树上,把工作分散到多个亚马逊Flex账户,以避免被亚马逊发现。如果所有路线都通过一台设备传输,亚马逊就很容易检测到。

 

 

亚马逊物流中心的包裹

 

“快递小哥们正在‘玩弄’这个系统,这让亚马逊更难弄明白,”Sharma说,“他们比亚马逊的算法和开发人员领先了一步。”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不少快递小哥利用挂在树上的手机作为“中转站”,另一个原因是为了避开一些对快递司机的固定身份要求,比如要有有效的驾照或被有在美国工作的合法文件。

 

在这种情况下,符合要求的人可以下载Flex应用程序,获得每小时18美元的报酬。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他接受了这条路线,然后付给其他人每小时10美元的报酬。

 

一位一直在监视这一活动的Flex司机表示,公司需要采取措施确保所有司机都受到公平对待。

 

在一封内部电子邮件中,亚马逊表示将调查此事,但无法向快递司机透露调查结果。截至发稿,亚马逊还没有公开发布任何回应。

 

“亚马逊肯定知道,”这位被采访的司机说,“但他们什么都不做。”

 

大数据文摘